老教授傳記
當前位置:首頁  師資隊伍  老教授傳記

與祖國一起成長的科研者——孔令江

出處:物理科學與技術學院   發布時間:2018-09-15    您是第 50位瀏覽者

 

1956年,孔令江剛剛結束大學生活,在新中國新格局形成之際,又恰逢毛澤東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作為發展科學、繁榮文學藝術的方針,對科研人才的需求極大,本科專攻量子力學的他,研究生畢業后毅然選擇走上了科研之路,同時任教于廣西師范大學,自此,他便開始了長達數十年的科研與教學之路。

孔老師的獨照.jpg

孔老師的獨照

“崢嶸歲月”

1960年,年輕的孔令江步入師大的校園,正式成為師大物理系的一名老師。在此之前,師大只有王城一個校區,專業只有數學、化學、中文,56年之后才增加了歷史和物理這兩個專業。1958年學校開始擴大,在貓兒山建立了分部,還在疊彩山辦了一個中國語言專修學校,用于越南學生來學習中文。1959年時增加了政治系、外語系,1960年增加了生物系、地理系等專業。當時物理學一直都在王城校區,1995年之后物理學院才搬至育才校區。

文革結束后,國內格局多變,直到1989年時,他(孔令江)才如愿入了黨,成為一名真正的黨員?;叵肫鹉嵌稳兆?,他這樣講到,“文革之后,做老師就得更得努力工作,認真負責,努力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為加入中國共黨做準備,‘偷懶的人’是沒有機會成為黨員的”。

八十年代,中國科學技術初露頭角,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初成立,科研與學習條件不成熟,異常艱苦,有需要保存的數據也需要排隊去打印,且當時計算機不僅落后且體積龐大,運算速度也比不得現在,使用時甚至需要自己編寫程序,然后在磁帶上打孔,把光電照到磁骨里發送到計算機用的電子管、晶體管來讀取數據。彼時,計算機里是不能存儲文獻資料的,想獲得相關資料就得去資料室手動翻閱,雖然麻煩,費些時間,但幸虧資料足夠完善,國外的資料也可以查到。當時剛接觸元胞自動機,無甚了解的他無從下手,也多虧這些資料,他很快就知道其他人是如何處理解決一系列同樣的麻煩。那時候在做很多研發時無任何研發背景的眾多科研者都是只能先去了解別人的方法,然后通過反復實驗與實踐,根據自己所遇到的情況做相應的改進,不斷地研究?!扒嗌阶晕《?,壯心上下勇求索”,任條件如何艱苦,孔令江這一路還是堅持了下來。

“科研授業兩不誤”

最開始在高能所做研究時,孔令江是做原子核(方向)的,1984年時才開始研究統計物理.當時環境資源匱乏,他又被安排去自主研究元胞自動機,可謂難上加難。直到86年他正式轉去了統計物理,帶著研究生們一起做流體力學,有了不少的研究成果,也在短時間內獲得了有效的成果,發表了數篇文章。1995年后,除了流體力學,他還兼顧了交通學,在他看來導致交通堵塞的因素有很多,如何有效地解決交通堵塞是一個很值得深究的問題??此坪唵蔚囊婚T課,其實包含很多學問。之后,他帶領幾個研究生對新興交叉學科行人流動力學進行了研究,無論問題簡單與否,他都帶著學生一步一個腳印,力求“聽得懂,能實踐”。他說,作為老師,一定得努力研究本專業,通過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研究過程,才能更好地帶著學生去研究相應的專業問題。

1980年,孔令江開始教授《量子力學》這門課程,由于本科就學習這門課程,再結合自己的學習經歷,他上起課來可謂得心應手。這一教,就是十幾年。如今談起《量子力學》,他還是一如給學生講課般忍不住地侃侃而談“量子力學的扭力主要是研究非限定性的電子,電子又滿足測不準關系,位置和動量是測不準的,因此,運動的方面就滿足薛定諤方程,薛定諤方程不是推導出來的,而是作為一個假設,這個狀態若用波函數來描述,也就是這個位置出現的概率或這個函數模的平方,那么這個波函數滿足的規律就是薛定諤方程?!庇盟脑拋碚f,薛定諤方程就是一個算符作用在波函數上,F=ma,而a就是那個波函數,通過這個方程來了解電子的運動規律。但我們只能知道他的坐標,動量不確定,就滿足測不準關系,通過解這個方程,知道這個位置出現的概率或者動量的概率,總之,它比較抽象。然而就是如此抽象的東西,卻好似被他講活了,學生也不像聽“天書”般不知所云。

與孔老師的集體照.jpg

與孔老師的集體照

“皓首窮經,羲皇上人”

新竹高于舊竹,全憑老干為扶持??琢罱淌陔m已退休,但是他教出來的學生、帶出來的研究生已然成為一個個傳道授業、孜孜不倦的“孔令江”。雖已閑賦在家,不能再同學生們一起搞研究、親自指導他們,但心中仍記掛著這些他親手澆灌的“桃李”。他給研究生們反復強調,一定要反復地研讀導師給的文章,掌握方法融會貫通,然后在別人的研究基礎上不斷地去重復研究工作,如此會避免很多彎路。他告訴做統計的學生,一定要學好玻爾茲曼方程,“這個是一個非線性方程,要把這個方程變為格子的玻爾茲曼方程,就要用非線性方程這樣的工具來解決問題”他如是說。

他告訴學生們要注重團隊研究,一個人固然可行,但一個團隊的力量會成為你強大的助力,“就好比研究車輛應該在紅綠燈前停車還是紅綠燈后停車,這都是經過團體協作研究之后提出改進方法解決的”他這樣說道。

如今的孔教授每天不過散散步,看看新聞,偶爾去看會兒別人下棋,與一般耄耋之年的老人并無不同,但他樂觀從容,赤子之心不變?!鞍耸鄽q了,想搞研究身體卻跟不上了,這些就交給后生了,我只能盡量多走走,養好身體,多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與這些強勁有力的后生”;“現在就業形勢嚴峻,剛步入社會的學生工作壓力大,希望他們可以順利地找到適合自己的崗位?!苯塘硕嗄甑臅?,年邁最終使他卻步,但他堂前的桃李如今正爭妍斗艷。

八十多歲的他見證了祖國的崛起,經歷了師大的成長,看著一個個才子成為棟梁,盡了自己作為學者,作為師者的責任與義務,“揮毫習書畫,心曠神怡然,人生有晚晴,安居享晚年?!闭f的可不正是他?

九五彩票|手机app下载